糖水儿桃子

随缘嗑,随缘写,不BE,只发糖

开仓放粮,一个月左右时间吧。洋灵有,博君一肖也有😏有梗可以私聊我,一句话的话太笼统了,以及年龄差是永恒萌点,我是不可能写洋灵年下和博君一肖年上的。


我去,万粉了,接个点梗吧。


最后说一次吧QWQ

我这个人没长性,简介也说了随缘嗑随缘写,真的。


占tag抱歉,但是我觉得还是别这么悲观吧,说不定不会走,也说不定一起走,等官宣呗。


一个有意思的事情。

之前第二次初恋以后,一个姐妹也发了类似的梗,也是十七岁的web,不过哥哥年纪更大。

然后呢,这个小姐姐今天发了第二篇,就是28岁的弟弟遇见23岁哥哥的事情。

刚好我设定的也是遇见23岁哥哥,为了避免所有不必要的麻烦,第二次初恋的下篇我就不发了。

就这样。


上头。
不懂的无视我就行了2333

【博君一肖】【6:00 浪漫满满】易燃易爆炸

//1005浪漫满满肖战生日联文活动

//6000+HE一发完

//OOC是我的,爱情是他们的

//上一棒 @-怀年 

//


喜欢过你是真的,不喜欢了也是真的。


1.


喜欢一个男人对于王一博这种钢铁直男来说无异于洪水猛兽。


娱乐圈好看的小姑娘不计其数,喜欢谁不好,怎么会喜欢上一个男人呢?


这简直太可怕了。


王一博坐在肖战组合演唱会后台,用手机挡住脸,眼神却悄然瞟向不远处和助理聊天说笑的肖战——这怎么可能呢?一定是还没出戏,一定是这样的,我不会喜欢一个男人的。


“王一博你发什么呆呢?”被目光锁定的那个人慢悠悠走过来,手指在他面前逛了逛,然后温热的掌心贴上他的额头,“没发烧啊,你脸怎么这么红?”


额头上的触感太过真实,明明很温柔的动作却让王一博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动作粗暴的拍开肖战的手,跳离两米远,落荒而逃一般:


“我去打个电话!战哥你有什么事儿一会儿再说啊!”


肖战似乎有点吃惊的“哎”了一声,但却没有叫住他,王一博便干脆没有回头。


让王一博庆幸的是,肖战大概是真的没什么事,一直到上场前都没有过来找他,只现在不远的地方和队友以及工作人员聊天。


其实王一博应该算是客人,但他生性慢热,自己待在后台倒也落得清闲。一直到快要上场,肖战才仿佛姗姗来迟的想起自己还有个客人,一边和人聊着天一边走过来。


和肖战聊天的是王一博的助理,咋咋呼呼的闹得王一博心烦,他冷眼看过去:“你话什么时候变这么多了?怎么没见你对我这么热情?”


“你不如战哥有意思啊,说一句话你就怼我,我找什么不痛快。”助理和他相熟,寸步不让的反击回去,又转头去看肖战,“战哥你说这个人是不是好奇怪,我又没招他。”


肖战挑了挑眉,漂亮的眼睛望向王一博,却没有说话,只是意味不明的笑。王一博被他笑的莫名心虚,扭头看向别处。


我才不要管他和谁开玩笑,他爱跟谁聊天跟谁聊天,跟我有什么关系。


马上轮到肖战登场,王一博仍然别别扭扭地看着别的方向,只想着等肖战上台就立刻离开,才不要留下来给他过生日。


然而一只脚刚刚迈出去,右手就被人拽住,王一博下意识的回头看去。


肖战在阴影中笑眯眯的看着他,眼睛亮晶晶的似乎带了些撒娇的意味,嘴唇动了动,但没发出声音,只有不太清晰的口型一字一顿地传达给王一博:


“别,吃,醋。”


“谁吃醋了……”


王一博侧头躲开肖战的视线,故意无视自己发烫的脸颊,有些不自然的咳嗽了一声,但脸上却不受控制的露出笑容。


肖战松开他的手臂,转身上了台,背影看起来甚至挺潇洒。


“我才不会喜欢男人呢,绝对不会。”


这句话不只是王一博的自言自语,甚至于助理凑热闹打趣他的时候,他也几乎是脱口而出,速度快到像是条件反射。


助理脸色变了变,但是很快恢复原样,没大没小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一博哥,话不要说得太死哦,小心以后真香。”


“你不想干了吧?”王一博脸色阴郁,皱眉看她。


没等王一博再说下一句话,化妆间的门就被推开,刚下台的肖战嘴角还带着公式化的笑容,不明就里的问道:“你们在聊什么?”


“没什么。”王一博咳嗽一声,又威胁性的看了助理一眼,这才冲着肖战笑,“战哥你是不是结束了?那我们现在就走,宣璐姐还在等我们。”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王一博觉得自己似乎看到肖战眼神暗了一下,但等他细看的时候却又恢复如常。


“王一博……”肖战忽然张口,欲言又止的太明显,但却最终什么都没说。


他走过去像往常一样不轻不重的踹了肖战一觉,肖战也只是十分好脾气的笑了笑:“走吧。”


2.


王真香后知后觉出不对劲的时候,距离肖战27岁生日已经过去很久。


在此之间他们并非全无联系,只是见面的次数为零。肖战几乎埋头在剧组里,动辄就消失一两个礼拜,偶尔发一条微博或者朋友圈动态,甚至于连回复王一博的消息也只是随机一般。


王一博好不到哪去,虽然外界戏称他“糊到抠脚”,但身处那样一个经纪公司,他真正的休息时间并不多,何况年轻人兴趣爱好广泛,极少有闲下来的时候。


而年轻气盛的王一博每次闲下来打开微信,都满心的憋屈。


凭什么啊?凭什么他给肖战发十条肖战就回他一条?凭什么他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肖战就回复几个字?凭什么每个电话都是他打出去的还经常打不通?


王一博关掉置顶的聊天界面随手打开当初拍戏时的聊天群,上午时候有人在群里艾特肖战从现在的拍摄地给他们买点特色小吃,肖战大概刚刚忙完,在群里一一答应了。


——为什么先在群里回复而不回我?


王一博皱着眉,脾气上来发了一条阴阳怪气的消息在群里:“肖老师真是财大气粗,这么多人的零食说买就买?不知道有没有我的份?”


这次肖战回复的倒是挺快,看起来语气也挺平和:“有有有,不会忘的。”


但王一博就是觉得哪里不太对,于是他果断打开私聊界面拨了个语音通话过去。那边接通的很快,但背景嘈杂,听起来像是在外面。


“怎么了一博?有事?”肖战声音带着些许疑惑,听起来嗓子略有些沙哑,大概是连轴转所致的疲惫。


“没事啊。”王一博瘪瘪嘴,明知肖战看不到却还是一脸的委屈,然后又觉得肖战的语气平静得有些冷淡,不由有些愤怒,再张口时语气不善,“我只是以为肖老师贵人是忙没空看微信,现在看来倒是有空在群里聊天没空看我。”


原本以为又会得到针锋相对的回复,王一博甚至想好怎么借题发挥好好卖一波惨,然而肖战却只是沉默了两秒,随后说道:“真是不好意思啊一博,我真是没空看微信,也是凑巧看到群里他们艾特我。”


语气里是满满的歉意。


王一博愣了一下,忽然觉得十分失望,初春的风里吹过一阵又一阵的凉气,失望过后便从心底里蔓延出一股他无法抑制的害怕。


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


“怎么就完了?”尹正接到王一博这通全程重复俩字的电话时一脸懵逼。


——对啊,怎么就完了?


不就是……不就是他对我和对别人没两样吗?


“哦,我懂了。”尹正恍然大悟,“我理解出两层含义。一个是你那个战哥哥对你突然又客气又冷淡;另一个是你完蛋了王真香,你沦陷了。”


3.


以后的日子认王一博怎么挑衅,肖战都不发脾气,好言好语的聊着天,看起来仿佛相安无事。


明明看起来很正常,但王一博心里慌得不行。一直到数着日子来临的陈情令宣传期,王一博才终于又得到和肖战见面的机会。


年轻演员们相约提前一天聚会,肖战还是那副样子,和谁都温柔的说话。


王一博姗姗来迟赶到酒店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肖战坐在桌子中央的位置和其他人说笑。


他在门口站了一分钟,终于有人发现他,正和旁边人说话的肖战也顺着抬头,然后站起身来笑着说:“一博来了?刚下飞机累不累,要不要喝点水?”


听着他这过分客气的话,王一博一脸阴沉的摇摇头,走到肖战身边的空位,阴郁的和其他人打招呼,压根没理肖战。


可肖战似乎也不太在意,转头继续和旁边的人说话,不一会儿就笑出声。


王一博眯了一下眼睛,死死盯着肖战后脑勺。和肖战说话的人见他这幅表情忍不住抖了一下,然后示意肖战回头。


肖战不明所以的回头看他,表情带了些许礼貌的关心:“怎么了一博?很累?”


“……不,没事。”王一博皮笑肉不笑的扯出一个笑容,看起来却更阴沉。


肖战听了只是挑一下眉就和他复述起刚才的笑话,并没有很冷淡,但又热情的有界限。


王一博想了一晚上也没想明白问题到底出在哪,于是他便一边想一边喝酒。


等酒席散了,王一博似乎已经喝的有点意识不明,只知道拽着肖战衣角不撒手。他看到肖战皱眉一脸苦恼,似乎小声打了个电话,然后便扶着他往外走。


王一博顺势把头靠在肖战肩膀上,毫无自主能力的跟着他下楼,然而两个人的助理就等在楼下。


“一博喝多了,你一个人行不行?”


“没事战哥,你放心吧。”


察觉到助理伸过来的手,王一博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甩开,然后搂紧肖战,头埋在肖战的肩膀上,小声哼唧:


“战哥……我跟战哥一起走……战哥……”


他搂着肖战不撒手,谁也没办法,最后肖战还是亲自把他送回酒店房间。


“……王一博,我得走了。”


王一博似乎没听到这句话,就把肖战堵在房间里不动。房间里漆黑沉默一片,气温却仿佛一点一点变冷。


“王一博,我要生气了。”肖战终于再次开口。


王一博下意识松了一下手,但很快又不管不顾的重新搂紧:“战哥,我很想你……想得不得了。”


说完这句话他好像听到一声轻笑,然后耳边传来肖战染着冰碴的声音:


“王一博,你们直男喝多了是这样吗?”


王一博意识几乎是瞬间清醒,他松开肖战后退了两步,看向对面这个人冷冰冰的眸子。


“我不是……战哥……我……”


他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想和肖战解释却又什么都说不出口。


肖战却忽然勾了一下嘴角,眼睛里的冰冷消失不见,看过来的时候和看一个普通人一样没什么区别。


“王一博。你记住,你今晚醉了。”他倚在房门上,微笑着看过来,“所以这些话我就当是和一个醉鬼说,等你清醒了自然会忘。”


“不要说——”


王一博心中忽然一片绝望,他用极高的声音制止了肖战接下来的话,然后打开房间门动作粗暴的想把肖战推出去。


然而肖战却也下定决心一般撑住门框:


“……我喜欢过你,但是现在已经不喜欢了。”


4.


不管王一博信不信,但肖战是真的已经不喜欢王一博了。


把王一博扔在酒店的时候肖战其实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他只觉得王一博喝多了酒意识不清醒,再多说什么都没用。


可那天晚上肖战忽然久违的梦见在贵州山里的那些日子。


他那个时候真的很喜欢王一博,所以他容忍王一博那些幼稚的小男孩似打闹,甚至乐此不疲的陪着王一博耍。


明明工作六七年棱角都快被磨平的社畜,却也难得和二十岁出头的小男孩玩到一起。


虽然肖战并没有对直男抱有什么期待,也从来没想过什么表白,但或许是这部特殊类型的剧带给人的幻觉太多,再理智的人也会短暂的心存侥幸。


——你看这个人性子慢热冷淡,对我却幼稚话多;到哪都冷着一张脸,面对我却总笑成表情包;对大多数事情都漠不关心,有关我的事情却细致又认真。


后来肖战再想起自己那段无疾而终的暗恋,还在嘲笑自己太容易自作多情。


——你听清楚了吗肖战?这个人绝对不会喜欢男人,绝对不会哦。


索性肖战这个人表面温柔和气,内心却理智且怕麻烦,尤其在娱乐圈混了两年多,深知纠缠不清会带来的后果。


那就不喜欢了呗,多简单的事情。


王一博和同组的其他演员都只不过是普通同事而已,既然是普通同事,那就可以不生气不挑衅、不重视也不在意。


到底是内心冷漠的人,说不喜欢,就真的不再喜欢。


所以时隔九个月的再见,面对王一博暧昧的态度,肖战的心里实打实的只有无奈。


——年轻人真是有意思。你把糖放在他手里的时候他不要,你把这块糖扔掉了他又非要过来掰开你的手找。


而且这个年轻人可以用油盐不进来形容。


于是第二天肖战只能撑着额头,无奈的对一大早就跑到他所在的酒店的王一博说道:“王一博,我觉得你误会了什么。我并没有和你赌气,也没有讨厌你,你对我来说就是个朋友而已。”


“我不管。”王一博表情固执语气认真,“虽然你不是故意的,但我是因为你才喜欢男人,你得对我负责。”


……?


肖战气极反笑,坐在床上皮笑肉不笑的问:“那你想怎么样?”


“给我个机会。”王一博走到他面前单膝跪下,自下而上的仰视他,表情郑重,“别给我判死刑,这次换我来追求你。”


5.


随便吧。


肖战是打定主意任王一博折腾,大不了见招拆招。左右营业期就三个月,三个月过后一拍两散从此各不相欠。


但他显然低估了王一博的固执和大胆程度。


“……王一博。你知不知道你跑来余生剧组被别人看到会是什么后果?”


面前的男人跨坐在摩托车上,戴着头盔包裹的严严实实,如果不是熟悉的人,其实并不能看出他是谁。


“我有一个月没见到你了嘛。”全副武装的王一博被肖战拉进片场化妆间,理所当然的装可怜卖萌。


肖战着实有些苦恼。


就算早知道这个人比一般人都要特立独行固执己见,但一次又一次的出现在他工作的地方,还是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这孩子怎么比去年还烦人呢?


肖战叹了口气,看向眼睛亮晶晶的王一博,退而求其次的说:“你下次要来,至少提前告诉我一声好不好?”


“没问题,我尽量。”


这模棱两可的语气,时隔一年也没什么长进。就像曾经肖战从片场回到酒店房间看到王一博在他房间打游戏一样:


“王!一!博!我给你一张房卡是因为你说你怕黑可能会来找我避难,而不是让你每天赖在我房间里不走!你就算提前出现在我房间能不能先跟我说一声。!”


“好啦好啦战哥,我尽量。”


肖战深吸了一口气,面对普通朋友的礼貌客气险些忍不住,幸好助理在这个时候敲门提醒他下一场快开始了,他才生生压住脾气,咬着牙说道:“好好在这待着等我,要不就赶紧回去。”


“好的战哥没问题战哥。”


王一博仰着头,笑得乖巧又心机。


——“王一博你好好在后台待着,不要随便乱走,一会儿我演唱会结束我们就撤。”


——“好的战哥,没问题战哥。”


好像最近回忆起过去的次数越来越多了啊?肖战一边关上化妆间的门一边想。这可真不是什么好现象。


王一博果然乖乖的等在化妆间里,肖战一推门就看到他趴在桌子上,似乎已经睡着。肖战想回头制止助理说话已经来不及,助理大大咧咧的走进来,毫不意外的把王一博吵醒。


可怜的助理在王一博的起床气下自己缝上嘴巴后退出门外,临关门之前才小声说在车里等他们。


化妆师也被助理拉走,身位本剧男主的肖战就只能自己卸妆,王一博给他让开位置,坐在一边轻轻揉着太阳穴。肖战看着他的动作,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张口问道:“很累?”


“嗯,最近通告多,满天飞的,有点睡眠不足。”


“那你还跑来找我?是不是傻?”


明明是故意笑话王一博的一句话,被说傻的人却忽然眼睛一亮,笑出一个小括弧,说出的话确是毫不留情的反驳:“肖老师郎心似铁啊,我不远万里过来看你,你竟然还说我傻?”


“我让你来了吗?难道不是你自己不休息跑来给我添乱的?”


“我乐意!千金难买我乐意!”


……


某天的一个节目后台,场记小声问王一博的助理:“王老师今天好像很高兴啊?”


助理生无可恋的嗑瓜子:“嗯,和人打电话斗嘴,结果没说过人家。”


“那他高兴什么?”


“不知道。哎你吃瓜子吗?真香。”


6.


肖战生日那天凌晨连打了三个喷嚏。


“我总有种不好的预感。”他拉紧外套,匆匆忙忙的往车里赶。虽说是生日,但是工作不能落下,等今天的戏拍完竟然已经凌晨十二点多。


打开微信就是十多条来自王一博的消息,除去昨天的只剩下两条。一条是卡着零点的生日祝福,另一条内容却奇奇怪怪:“战哥,我告诉你一下。”


肖战刚想回复告诉他什么,却突然想到前几天的对话,忍不住仰天长叹一声,对司机说道:“稍微开快一点吧。”


酒店电梯旁边果然躲着一个养蜂人。


养蜂人跟着肖战进了电梯,然后强行挤进肖战的房间。


“我的天热死我了,今天外面这么冷结果酒店里这么暖和,热得我一身汗。”养蜂人脱下外套帽子和墨镜,露出一张王一博顶着两个括弧的脸。


肖战冷眼看着他,扯着唇角笑了一下:“呵,我真是谢谢你了王一博。你还真是‘告诉了我一下’啊?”


“不客气不客气。”王·养蜂人·一博无视肖战的表情,一脸理所当然,然后又在肖战眉头皱下来的一瞬间服软,“战哥!我可以解释!不是我要现在来!是我今天白天全是工作,我要是现在不来就见不到你了!”


行吧。肖战点点头。王一博在今天被安排一天工作倒是毫不意外,只不过千防万防对方公司还是没能防住王一博大半夜跑来。


“我前几天去了一趟五台山,给你求了一个平安符,一定要今天交给你。”


王一博从衣服内侧的口袋里小心翼翼的取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福袋递给肖战,敛起玩笑的模样,语气低沉又认真:“去年你过生日我没送你什么好礼物,今天一定要补上。”


肖战抿了一下嘴唇,没说话,却很仔细的双手接过福袋,放进自己胸前左侧的福袋里。半晌他才抬头,目光平静的看向王一博,轻声说道:“王一博,你了解我的。”


“我知道,你这个人说一不二,决定了的事情不会改变,包括感情。”王一博也目光平静的看了回去,笑的有些无奈,“但是战哥,我以前不喜欢男人的。”


肖战的目光瞬间冰冷:“所以呢?”


“你是我的意外。”王一博歪了一下头,神情却很坚定,“所以,我想成为你的意外。”


说完这句话的王一博神色骤然放松,仿佛豁出去一样看着肖战,心想大不了再得到一句“你随便”之类的话,但总比直接拒绝要好。


房间里安静了很久,直到肖战轻笑了一声。


“……那好,王一博,我等着你成功的那一天。”


7.


后来有一天王一博突然想起那天那个问题。


他把肖战从被子里拽出来,死乞白赖把人闹醒,然后紧紧搂住,问道:“所以战哥,2018年你生日的那个晚上你到底想跟我说什么?”


“……?”


肖战压根还没清醒,懒懒散散的半睁着眼睛看他,完全没反应过来他说的是哪件事。


“就是咱们俩走之前,你想跟我说的话。”


王一博不死心,一直絮絮叨叨的追问。直到把肖战弄烦了把他踹下床,他才换了个方式,坐在地上装可怜。


肖战半坐起身,起床气大得不像话,冷冷看向地上的人:“早不记得了。”


“你骗人,我还不了解你,你肯定一直记得。”


“不记得了。”


“不可能!”


……


俩人因为这个问题吵了将近五分钟,肖战的起床气也去了七七八八。他哭笑不得的伸出手把坐在地上装可怜的王一博,拽过被子把俩人都裹进去。


“真的不太记得了,王一博。”肖战在被子里和王一博额头相帖,笑着看他,“和你在一起之后,那些不开心的事情就不需要再记住了。”


8.


从始至终我要记得的只有一件事情——


喜欢过你是真的,不喜欢了也是真的。但因为是你,所以不管多少次,我还是会重新喜欢你。


只不过这件事,才不会让你知道呢。


the end


//

下一棒 @居居豹  


一句话形容《第二次初恋》下篇。

哥哥开始把弟弟当成变态,后来当成傻子,后来又当成变态。


守护全世界最好的冰西瓜。

在写第二次初恋下篇了。